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

43年的花开无声

2018-11-01 10:57:43

43年的花开无声

在爱情的世界里,三人行,必有所伤,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规律。 1853年,当年仅20岁的勃拉姆斯在舒曼的家中遇到舒曼的妻子、比他大14岁的钢琴家克拉拉时,他便知道,自己将从此陷入一场无望的爱情里。 没有人晓得,那一刻,一朵叫做初恋的花,在这个桀骜不驯的大男孩心中悄然绽放。 勃拉姆斯从小生活在汉堡的贫民窟里,没有读过多少书,在他还是个少年时,便为了糊口混迹于酒吧间,上层社会中那些待人接物的繁文缛节于他而言遥远而陌生。他生性粗犷,脾气暴戾,凡事都喜欢以武力解决,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每每走进舒曼的家中,尤其是见到舒曼的妻子克拉拉时,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瞬间变得谦虚儒雅起来,这不能不说是爱情的力量。 彼时,集作曲家、音乐评论家、钢琴家于一身的罗伯特 舒曼在德国甚至整个欧洲早已是尽人皆知的人物。当勃拉姆斯坐在钢琴前,取出他部的身心都献给了自己的丈夫舒曼,她珍惜勃拉姆斯的天才,原谅了勃拉姆斯充满稚气的爱情欲念,像个朋友与母亲那样,用宽容与善良,引导并安抚着勃拉姆斯骚动不安的情感世界。 1856年,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的舒曼以自杀的惨烈方式结束了自己年仅47岁的生命。舒曼葬礼结束的第二天,勃拉姆斯悄悄地离开了这座令他一生都放心不下的城市。他知道,自己此生永远无法代替舒曼在克拉拉心中的位置,他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让克拉拉陷入世俗的流言蜚语中。 舒曼的死,令克拉拉的世界顿时陷入一片灰暗之中,从此,年仅38岁的克拉拉关闭了爱情的心门,在孤独中,一任瓣瓣芳华无声地凋零。而她的儿女们接二连三的不幸遭遇,又一次次令这个坚强的女人心力交瘁。 克拉拉的不幸,让深爱着她的勃拉姆斯心如刀绞,他的人虽然离开了克拉拉,但他的心却一直在她身上。一次次地,勃拉姆斯将自己创作的音乐寄给克拉拉,并悄悄地资助克拉拉的演出,他知道,唯有在音乐里,克拉拉那颗被生活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心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。 许多时候,爱一个人,并不一定要得到什么,只要心中有爱,生命里有爱的滋润,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牵挂着自己亦为自己所牵挂,世界也会因此变得充实、美丽起来。 当时光的刀锋将克拉拉年轻的容颜一片片地剥落,留在勃拉姆斯心中的那份隐忍了一生的爱情,亦渐渐地由炽热变成了波澜不惊的平和,年复一年地,他目睹了克拉拉的衰老,心疼不已。 1895年10月,62岁的勃拉姆斯在法兰克福见到了已是76岁高龄的克拉拉,他极为绅士地邀请她为自己弹上一曲,克拉拉愉快地答应了。 此时的克拉拉,耳朵背了,干枯的手指亦无法像从前那样灵活地在琴键上行走,然而,当她动作僵硬地弹奏完巴赫的前奏曲和赋格曲后,勃拉姆斯依旧给了她热烈的掌声。 他深情地凝望着克拉拉,眼里溢满了那种可以让人融化的温暖。一曲终了,勃拉姆斯热情地拥抱了苍老的克拉拉。 1896年5月20日,一代音乐女天才克拉拉与世长辞,消息传来,63岁的勃拉姆斯伤心不已。在克拉拉的葬礼上,颤颤巍巍地,勃拉姆斯拿出他的作品《四首严肃的歌》,放在克拉拉的棺木前,那是他为克拉拉77岁的生日所作的曲子,然而此刻的他却已无力演奏它们。看着十字架后躺着的那个自己爱了一生的女人,勃拉姆斯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,他的头无力地垂在朋友鲁道夫的颈上,老泪纵横。11个月后,这位音乐天才离开了这个没有了克拉拉的世界。 勃拉姆斯终身未婚,他说 我美好的旋律都来自克拉拉 。这句朴实的、发自内心的话,无疑是一个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真挚的赞美。 :忧郁的橘子

6061精密铝管
星力游戏
压滤机滤布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